首页 >  滚动

夜读 | 当你老去,我仍在你身旁

发布时间:2017-08-13 09:01:00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阿虎

  原标题:夜读 | 当你老去,我仍在你身旁

导读

  70岁的爱情,吵架就像在这水面上划道儿,无论划得多深,转眼连条痕迹也不会留下。

  - 1 -

  他俩又吵架了。年近七十岁的老夫老妻,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架,谁也记不得吵了多少次。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热闹,最多不过两小时就能和好。

  他俩仿佛倒在一起的两杯水,吵架就像在这水面上划道儿,无论划得多深,转眼连条痕迹也不会留下。

  可是今天的架吵得空前厉害,起因却很平常——就像大多数夫妻日常吵架那样,往往是从不值一提的小事上开始的——不过是老婆子把晚饭烧好了,老头儿还趴在桌上通烟嘴,弄得纸片呀,碎布条呀,粘着烟油子的纸捻子呀,满桌子都是。

  老婆子催他收拾桌子,老头儿偏偏不肯动。老婆子便像一般老太太们那样叨叨起来。

  老婆子们的唠唠叨叨是通向老头儿们肝脏里的导火线,不一会儿就把老头儿的肝火引着了。两人互相顶嘴,翻起许多陈年老账,话愈说愈狠。

  老婆儿气得上来一把夺去烟嘴塞在自己的衣兜里,惹得老头儿一怒之下,把烟盒扔在地上,还嫌不解气,手一撩,又将烟灰缸打落在地上。老婆子更不肯罢休,用那嘶哑、干巴巴的声音喊:“你摔呀!把茶壶也摔了才算有本事呢!”

  老头儿听了,竟像海豚那样从座椅上直蹿起来,还真的抓起桌上沏满热茶的大瓷壶,用力“啪”地摔在地上。

  老婆子吓得一声尖叫,看着满地的碎瓷片和溅在四处的水渍,直气得她冲着老头大叫:

  “离婚!马上离婚!”

  - 2 -

  这是他俩都还年轻时,每次吵架吵到高潮,她必喊出来的一句话。这句话头几次曾把对方的火气压下去,后来由于总不兑现便失效了。六十岁以后她就不再喊这句话了。今天又喊出来,可见她已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

  同样的怒火也在老头儿的心里翻腾着。只见他一边像火车喷气那样从嘴里不断发出声音,一边急速而无目的地在屋子中间转着圈。

  他转了两圈,站住,转过身又反方向转了两圈,然后冲到门口,猛地拉开门跑出去,还使劲带上门,好似从此一去就再不回来了。

  老婆子火气未消,站在原处,面对空空的屋子,还在不住地出声骂他。骂了一阵子,她累了,歪在床上,一种伤心和委屈爬上心头。她想,要不是自己年轻时得了那场病,她会有孩子的。

  有了孩子,她可以同孩子住去,何必跟这愈老愈混账的老东西生气?可是现在只得整天和他在一起,待见他,伺候他,还得看着他对自己耍脾气……

  她想得心里酸不溜秋,几滴老泪从布满细皱纹的眼眶里溢了出来。

  过了很长时间,墙上的挂钟当当响起来,已经八点钟了。正好过了两个小时。

  不知为什么,他们每次吵架过后两小时,她的心情就非常准时地发生变化,好像节气一进“七九”,封冻河面的冰就要化开那样。刚刚掀起大波大澜的心情渐渐平息下来,变成浅浅的水纹。

  “离婚!马上离婚!”她忽然觉得这话又荒唐又可笑。哪有快七十的老夫老妻还闹离婚的?她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这一笑,她心里一点皱褶也没了,之前的怒意、埋怨和委屈也都没了。她开始感到屋里空荡荡的,还有一种如同激战过后的战地那样的出奇的安静,静得叫人别扭、空虚,没着没落的。

  于是,悔意便悄悄浸进她的心中。像刚才那么点儿小事还值得吵闹吗?——她每次吵过架冷静下来时都要想到这句话。

  可是……老头儿也应该回来了。他们以前吵架,他也跑出去过,但总是一个小时左右就悄悄回来了。但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了仍没回来。外边正下大雪,老头儿没吃晚饭,没戴帽子、没围围巾就跑出去了,地又滑,瞧他临出门时气冲冲的样子,不会一不留神滑倒摔坏了吧?

  想到这儿,她竟在屋里待不住了,用手背揉揉泪水干后皱巴巴的眼皮,起身穿上外衣,从门后的挂衣钩上摘下老头儿的围巾、棉帽,走出了房子。

  - 3 -

  雪正下得紧。

  夜色并不太暗。

  雪是夜的对比色,好像有人用一支大笔蘸足了白颜色,把所有树枝都复勾了一遍,使婆娑的树影在夜幕上白茸茸、远远近近、重重叠叠地显现出来。

  于是这普普通通、早已看惯了的世界,顷刻变得雄浑、静穆、高洁,充满鲜活的生气了。

  一看到这雪景,她突然想到她和老头儿的一件遥远的往事。

  五十年前,他们同在一个学生剧团。她的舞跳得十分出众。每次排戏回家晚些,他都顺路送她回家。

  他俩一向说得来,却渐渐感到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说有笑,在两人回家的路上反而没话可说了。两人默默地走,路显得分外长,只有脚步声,真是一种甜蜜的尴尬呀!

  她记得那天也是下着大雪,两人踩着雪走,也是晚上八点来钟,她担心而又期待地预感到他这天要表示些什么了。在河边的那段宁静的路上,他突然仿佛抑制不住地把她拉到怀里。

  她猛地推开他,气得大把大把抓起地上的雪朝他扔去。他呢?竟然像傻子一样一动不动,任她把雪打在身上,直打得他像一个雪人。她打着打着,忽然停住了,呆呆看了他片刻,忽然扑到他身上。

  她感到,有种火烫般的激情透过他身上厚厚的雪传到她身上。他们的恋爱就这样开始了——从一场奇特的战斗开始的。

  多少年来,这桩事就像一张画儿那样,分外清楚而又分外美丽地收存在她心底。曾经,每逢下雪天,她就不免想起这桩醉心的往事。

  年轻时,她几乎一见到雪就想到这事;中年之后,她只是偶然想到,并对他提起,他听了总要会意地一笑,随即两人都沉默片刻,好像都在重温旧梦;自从他们步入风烛残年,即使下雪天也很少再想起这桩事了。

  但为什么今天它却一下子又跑到眼前,分外新鲜而又有力地来撞击她的心?

  现在她老了。她那一双曾经蹦蹦跳跳、分外有劲的腿,如今僵硬而无力。常年的风湿病使她的膝总往前屈着,雨雪天气里就隐隐作痛;此刻在雪地里,她每一步踩下去都是颤巍巍的,每一步抬起来都十分费力。

  一不小心,她滑倒了,多亏地上是又厚又软的雪。她把手插进雪里,撑住地面,艰难地爬起来,就在这一瞬间,她又想起另一桩往事——

  啊!那时他俩刚刚结婚,一天晚上去平安影院看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散场出来时外面一片白,雪正下着。那时他们正陶醉在新婚的快乐里。瞧那风里飞舞的雪花,也好像在给他们助兴,满地的白雪如同他们的心境那样纯净明快。

  他们走着,又说又笑,接着高兴地跑起来。但她脚下一滑,跌倒在雪地里。他跑过来伸给她一只手,要拉她起来。她却一打他的手:

  “去,谁要你来拉!”

  可现在她多么希望身边有一只手,希望老头儿在她身边!虽然老头儿也老而无力了,一只手拉不动她,要用一双手才能把她拉起来。那也好!总比孤孤单单一个人好。

  - 4 -

  她想到楼上邻居李老头,老伴早早地去了。尽管有个女儿婚后还同他住在一起,但平时女儿、女婿都上班,家里只剩李老头一人。星期天女儿、女婿带着孩子出去玩,家里依旧剩李老头一人——年轻人和老年人总是有距离的。年轻人应该和年轻人在一起玩,老人得有老人伴。

  真幸运呢!她这么老,还有个老伴。四十多年两人如同形影紧紧相随。尽管老头儿性子急躁,又固执,不大讲卫生,心也不细,却不失为一个正派人,一辈子没做过亏心的事,也没丢弃过自己奉行的做人原则。

  她还喜欢老头儿的性格——真正的男子气派,一副直肠子,不懂得与人记仇记恨。粗线条使他更富有男子气……

  她愈想,老头儿似乎就愈可爱了。如果她的生活里真丢了老头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多少年来,尽管老头儿夜里如雷一般的鼾声常常把她吵醒,但只要老头儿出差在外,身边没有鼾声,她反而睡不着觉,仿佛世界空了一大半……

  她在雪地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大概快十点钟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老头儿仍不见,雪却稀稀落落下小了。她的两脚在雪地里冻得生疼,膝盖更疼,步子都迈不动了,只有先回去,看看老头儿是否已经回家了。

  她往家里走。快到家时,她远远看见自己家的灯亮着,有两块橘黄色的窗形的光投在屋外的雪地上。她的心怦地一跳:

  “是不是老头儿回来了?”

  她又想,是她刚才临出家门时慌慌张张忘记关灯了,还是老头儿回家后打开的灯?

  走到家门口,她发现有一串清晰的脚印从西边而来,一直拐向她家楼前的台阶前。这是老头儿的吧?

  她走到这脚印前弯下腰仔细地看,却怎么也辨认不出那是不是老头儿的脚印。

  “天呀!”她想,“我真糊涂,跟他生活一辈子,怎么连他的脚印都认不出来呢?”

  她摇摇头,走上台阶打开楼门。当将要推开屋门时,她心里默默地念叨着:“愿我的老头儿就在屋里!”这心情只有在他们五十年前约会时才有过。

  屋门推开了,啊!老头儿正坐在桌前抽烟。地上的瓷片都被扫净了。炉火显然给老头儿捅过,呼呼烧得正旺。顿时有股甜美而温暖的气息,把她冻得发僵的身子一下子紧紧地攫住。

  她还看见,桌上放着两杯茶,一杯放在老头儿跟前,一杯放在桌子另一边,自然是斟给她的……老头儿见她进来,抬起眼看她一下,跟着又温顺地垂下眼皮。

  在这眼皮一抬一垂之间,闪出一种羞涩、发窘、歉意的目光。这目光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安慰。

  她站着,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之前夺走的烟嘴,走过去,放在老头儿跟前。什么话也没说,赶紧去给空着肚子的老头儿热菜热饭,再煎上两个鸡蛋……

主播

  沙青

  作者:冯骥才

  原标题《老夫老妻》

  来源:十点读书

  (ID:duhaoshu)

  阅读是件最美的小事

  可以汇成耀眼的星河

  新华社#领读者计划#

  邀你加入领读者?国学大厦

  与经典携行,和圣贤为友

  相伴国学文化,做全民阅读的领读者

  投稿邮箱:yedu@xinhua.org

  监审:袁建

  监制:葛素表、刘洪、王咏涛

  摄影:新华社&中国之美社群

  (李贺、崔建中、牛大帅、愚夫、周青)

  编辑:关开亮、董琳娜

  实习生:宋宁馨、季奕、余方舟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新华社音视频部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新华社夜读”网易云音乐电台!

责任编辑: 阿虎

相关阅读

原标题:夜读 | 当你老去,我仍在你身旁 导读 70岁的爱情,吵架就像在这水面上划道儿,无论划得多深,转眼连条痕迹也不会留下。 - 1 - 他俩又吵架了。年近七十岁的老夫老[详细]

2017-08-13 09:01:00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8月10日,擅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的美“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被中国海军“淮北”号导弹护卫舰、“抚顺”号导弹护卫舰警告驱离[详细]

2017-08-13 09:00:50

图为“天之翼”飞行表演队在进行飞行展示。 8月11日,第六届中国空军航空开放活动在吉林省长春市举行,空军航空大学“天之翼”“红鹰”飞行表演队和空军“八一”飞行[详细]

2017-08-13 09:00:41

原标题:故宫模型10级地震不倒,外国人都惊呆了!老祖宗的智慧厉害了! 要点 | 一分钟速读 ★ 斗拱由不同木块拼接而成,每层有可灵活松动的空间,可起到变形消能的作用,从而[详细]

2017-08-13 09:00:10

原标题:这款全面屏手机8月25日发布售价近五千 【手机中国新闻】Essential Phone算是我们今年期待值最高的手机之一,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iPhone 8热度都高,毕竟其打[详细]

2017-08-13 08:59:30

原标题:新零售起风,看上去很美,也有很多坑 对于零售行业本质的理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认为零售应该回归服务和供应链,产品和服务是零售的本质。但也有人认为随着[详细]

2017-08-13 08:59:21

头条信息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福建水池现巨鼋 小乌龟淘气爬到其背上身
2017年8月7日,福建泉州承天寺放生池内,出现一
新蓝网-中国蓝新闻客户端(浙江经视编辑报道)
8月7日晚11时许,武汉铁路公安处刑警一大队侦
吴京接受采访  据环球网8月8日报道,由吴京

滚动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jiangan@china.com.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