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成交!3地6年,陈彧君横跨时空的巨制的诞生

发布时间: 2020-09-16 15:39:16 | 来源: 中国网 | 责任编辑: 薛珊
 

8月27日晚,艺典在线拍《现当代艺术》专场举槌,众星云集中,最大亮点来自70后莆田籍艺术家陈彧君的作品《2013-2019》。经过143轮竞价,最终成交价200万元人民币,刷新了陈彧君的最高价纪录。

《2013-2019》,一个以时间为名的绘画作品,沉淀的不仅是时空,更是陈彧君6年里时间、地理、心境、创作思考的真实记录,在他的语言里,这是一幅在不断生长的作品。

这件陈彧君历时6年完成的作品,是他绘画风格与创作材质转型期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作品,从绘画风格上可以看到之前空间绘画在纸本材料上新的结构和重组,也是“亚洲地图”系列后对于纸墨这一传统绘画材料的深入解析。

“2013-2019”从作品命名的时间线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艺术家在溶解材料特性于传统艺术养分的拿捏度的成熟。丛林、似是而非的物像一组组蒙太奇般的视觉碎片的整合,整件作品呈现神秘且深邃的张力。整件作品在400x990cm的大尺幅画面中铺陈笔墨,在营造出强大张力下还不失绘画的细腻笔触,这件作品可以看到陈彧君在尝试了当代艺术的多种创作媒介后,再一次反思中国传统艺术手法在当代视觉语境下再造的可能性。

中国的元素、东方的传统如何和现代沟通?这是从2013年开始,陈彧君一直坚持探索的事。

“这个系列就是我用当代语言表达传统元素的一次探索。在创作时我尝试用了很多比较中国的手法,材料上的纸、墨、金色都是,在视觉的呈现上是很东方的。”在拍前的沙龙里,陈彧君创作《2013-2019》期间的心路。

转型 |会生长的氛围

陈彧君:“作品的名字是一段时间,但它其实是一个时空的概念。创作的缘起是2013年春节回到莆田老家,沉浸在无人打扰的自然环境中,在一个放松的心境下看森林、树木、动物、石头,感受到周遭的环境是一个特殊的空间,这些日常的物表现出了特别强的生命感。”

剥离掉物用价值后和物件对话,树木也好、枯枝也好、石头也好,在陈彧君的理解里他们都充满了生机,随着时间冲刷它在和它周边所有的一切交汇、生长。

生长,不是被看到的,是被感受到的。陈彧君启发之下,想创作一幅会生长的作品,有别于之前的作品,不是只讲某个具体的物理的空间,想要表达的是一种氛围。

这幅画很大,我希望观众看到的不是这幅画画得多好,具体刻画的是什么东西。当被这么一幅巨大的画作包围着的时候,观众对这种氛围的感受,就像走进森林我们对森林的感受一样。

它的创作时间很长,创作过程中它经历了陈彧君从莆田、杭州、上海好几次的搬家过程;艺术家个人的思考、经历、心境、状态时空带给它的变化都在里面。

刺激 |找不到线头的创作

大尺幅作品的创作,给陈彧君一种特殊的吸引:“它没有线头感,每天的工作都被编织到里面了,经常找不到昨天结尾的位置。一番重新整理之后,顺着它生长的方向或者被找到的新的方向,定义出一个今天的开始。”

我越来越喜欢这种创作方式,一笔两笔三笔,它变得复杂而丰富。它是很典型的东方的创作手法,创作者的意识可以作为核心穿梭在作品的各个层面。

而在西洋画里,绘画是制作性的,要先完成下一层,接下来的笔法才能完成上一层。它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物理编辑的叠加,少了一点渗透、融合的变幻感。

当代的艺术语言是西方传统的,我们在接纳和学习西方艺术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被这种审美系统教育和影响。这是艺术全球化的必然趋势,是不可逆的。

重返木兰溪也好,《2013-2019》也好,故乡、记忆、传统、历史一直都是陈彧君创作的养分,而对他来说,用当代艺术把那些从小耳濡目染的人文传统表达给全世界,是他的追求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