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足迹

发布时间: 2020-10-28 14:15:00 | 来源: 新京报 | 责任编辑: 薛珊
 

纪念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主题展周日起向公众开放 1900余件文物展品回顾历史

坐轮椅来参观展览的老人。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两名军人在参观展览。

展厅内展示的周巍峙为《志愿军战歌》谱曲的手稿。

“铭记伟大胜利捍卫和平正义——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主题展览”将于10月25日10时起向社会公众开放,展出将持续至明年2月底。据悉,1900余件文物及展品亮相,其中824件文物系首次展出。

米格-15歼击机等武器实物亮相

主题展位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览大楼一层西侧3个展厅,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和北京市主办。

走进主题展览大厅,首先看到的是志愿军使用过的各式武器实物。其中既有极具代表性的米格-15歼击机、215号坦克等,也有赵顺山用过的十字镐、张桃芳在冷枪冷炮运动中使用的步枪、唐章洪使用过的迫击炮、起雷英雄姚显儒使用的排雷钳、牛保才使用的电话机和线拐子,这些都是为此次主题展览精心挑选的抗美援朝装备实物。

据统计,现场共展出照片540张、展品及文物1900余件(其中一级文物及珍贵展品81件)、艺术品15件、图表制字84幅、景观4个、视频18个。展出作战地图、文电档案、旗帜徽章、缴获武器等大量有代表性的文物,平均每米展线陈列3件以上文物,配合运用油画、国画、雕塑等艺术品,增强历史厚重感。

824件文物为首次展出

此次主题展览展出了众多珍贵文物和文献资料,如彭德怀在抗美援朝时期使用的望远镜、志愿军二级英雄郑起的军号、俘虏63名敌军的刘光子使用的冲锋枪等。824件文物系首次展出,如伍先华的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勋章证书,韩德彩的立功材料和战斗经过图,上甘岭战役中被炸断50多处的电话线。

此外,展览采取艺术手法,打造决策出兵、鏖战长津湖、血战上甘岭、“凯旋门”、“最可爱的人”等重点景观,制作主题视频,利用声光电等技术,增强参观代入感。突出讲好英雄故事,结合具体战役战斗或重大事件,生动讲述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等一大批英雄模范的光辉事迹。

■提示

展览每日限额8000人

自10月25日10时起,军事博物馆对社会公众开放,开放时间为每日9时-17时(16时停止进馆)。12月31日前,周一不闭馆。

参观实行实名制预约(含老年人、残疾人、军人、儿童),错峰、限流参观,每日限额8000人(9:00-12:00时段、12:00-16:00时段各4000人);不提供团体预约和现场预约。

观众可通过军博官网、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电话语音自助系统等官方平台,使用第二代身份证、港澳台身份证、护照等实名制预约1-10天内的有效参观。累计三次爽约的账号将在60天内无法预约。

观众入馆须出示本人预约成功界面截屏、预约时使用的有效证件原件、本人实时健康码,配合测温后入馆参观。观众需全程正确佩戴口罩。为避免造成聚集,请在预约时间段入馆参观,如错过预约时间段将谢绝入馆。

■揭秘

韩国归来的志愿军印章帮助烈士找到亲人

在1900余件文物及展品中,4枚志愿军印章具有特别的意义。这些印章由于刻着战士的名字,去年帮助烈士找到了后人,并且通过DNA确定了遗骸的身份。

韩国归来的43件志愿军烈士遗物参展

退役军人事务部褒扬纪念司纪念设施和公墓管理处处长史艺介绍,此次展览,退役军人事务部主要参与了“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伟大意义和历史贡献”板块,呈现了志愿军从朝鲜撤出以后,党和国家多年来对志愿军老战士和烈属的关怀与纪念。

史艺说,这部分展示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从韩国归来的43件志愿军烈士遗物。从2014年到2020年,韩方向中方连续移交了716位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后均安葬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今年9月28日,第七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在沈阳举行,韩国移交了117位志愿军遗骸,是除第一批437位外,移交最多的一次。

每年移交遗骸的同时,还有大量志愿军遗物返回祖国,此次展览展出了精选出的43件。史艺介绍,展出的遗物涵盖七批交接,由于归国遗物数量很多,此次展览选取了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些,例如志愿军使用过的鞋垫、钢笔、水壶、皮带扣、手表、指南针等。

志愿军印章帮助找到6位烈士后人

去年,退役军人事务部在网上发起“寻找英雄”活动,公布了24枚烈士印章,最终找到了其中6位烈士的后人,并通过烈士亲人的DNA比对,为遗骸确认了身份。展出的4枚志愿军印章,就来自寻亲成功的烈士。“这4枚印章的展出,反映了近年来志愿军烈士寻亲等工作取得的重要进展,也是对烈士和烈属的告慰。”史艺说。

除了实物展示,退役军人事务部还通过图片、视频、文字等形式,展示了在烈士褒扬、纪念设施建设维护等方面的成果。照片展示了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重庆邱少云烈士纪念馆、四川黄继光烈士纪念馆、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以及境外朝鲜桧仓、开城等志愿军烈士陵园的建设情况,以及各地开展祭扫、慰问老战士和烈属、请老战士讲述红色故事等活动的照片。

“通过这些实物和资料,我们希望能够突出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主题,弘扬志愿军的英勇奋战精神,让观众走进故事里,唤起大家对这段历史的真切感受。”史艺说。

■故事

参战指导员出征诗谱写成《志愿军战歌》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首激昂雄壮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不知鼓舞了多少志愿军将士奔赴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在第二部分,现场展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誓词和周巍峙为《志愿军战歌》谱曲的手稿。据了解,志愿军战歌产生在抗美援朝一线,歌词作者是志愿军炮兵1师第26团5连指导员麻扶摇。

1950年10月,麻扶摇所在的志愿军炮兵第1师奉命第一批入朝参战。部队开到鸭绿江边的安东市(今丹东),集结待命,准备入朝。在志愿军入朝前夕,各参战部队进行战前动员,麻扶摇被战士们高涨的战斗情绪所感染,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写了一首出征诗。原诗是:“雄赳赳,气昂昂,横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的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鲜,打败美帝野心狼!”

这首诗在志愿军部队迅速流传开来。新华社记者陈伯坚在他写的战地通讯《记中国人民志愿部队几位战士的谈话》一文中,引用了这首诗,并将“横过鸭绿江”改为“跨过鸭绿江”;将“中国的好儿女”改为“中国好儿女”。

1950年11月26日,《人民日报》在一版发表了这篇通讯。音乐家周巍峙翻看当天报纸时,被诗的豪迈气概所感动,激发起创作热情,仅半小时左右就将歌曲谱完。并以诗中最后一句“打败美帝野心狼”为暂定歌名,署名“志愿军战士词,周巍峙曲”。

1951年4月5日,中国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五一劳动节示威游行时唱歌的通知,正式称这首歌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

作战记事本“还原”长津湖烈士牺牲场景

第二部分展区现场设置了冰天雪地的鏖战长津湖景观,一批志愿军战士埋伏在雪地里,有的战士已经闭上了双眼。1950年冬,朝鲜半岛遭遇50年一遇的极寒天气,气温最低近零下40℃,长津湖畔到处白雪皑皑,人走在雪里只能露出上半身。现场解说员介绍,在长津湖战役中,许多战士被冻死、冻伤。

“我爱亲人和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绝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的耸立在我的阵地上。”在长津湖战役后,人们在一位名叫宋阿毛的战士身上发现了这封绝笔信。

长津湖战役期间,志愿军第20军第60师第179团1营2连7班、8班27名同志在阻击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的战斗中全部壮烈牺牲。恶战结束后,1营副政治教导员杨石毅来到现场,在入朝作战记事本中记录下烈士们牺牲的壮烈情形:“……八班的阵地在山脚下,离公路只七八十公尺,他们挖的都是散兵坑。他们为反坦克而离开了工事,因为打坦克是越近越好,足以证明他们,虽然初和坦克战斗但没有害怕它……我们又看到了二十七位烈士倒在血泊里的情况,他们的子弹已打完,榴弹已打完,每个烈士的小手指上还挂着三四个一二个的铁圈……”这份珍贵的记事本也在展区现场进行了展示。

记者陈琳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