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之都巴黎“就这样被外乡人征服”

发布时间: 2020-11-10 09:34:00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责任编辑:
 

日本著名设计师、国际时尚品牌凯卓(KENZO)的创始人高田贤三(Kenzo Takada)与新冠肺炎并发症斗争数周后,10月4日在巴黎的一家医院去世,享年81岁。时尚界将这位设计师称为“首位闯入巴黎时尚圈的日本设计师”,继他之后,山本宽斋、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等日本设计师都为巴黎时尚界带来了一股清新日本风潮。

提起时尚,人们总会溯源西方世界:18世纪的法国,宫廷审美曾左右着时尚的脚步。法国大革命后,英国设计师查尔斯·弗莱德里克·沃斯在巴黎和平路7号开设了巴黎第一家高级时装店,第一次提出了“设计师品牌”的概念,并举办了时装首秀。这之后,法国走向了高级定制之都的道路。20世纪20年代,加布里埃·香奈儿、克里斯汀·迪奥和伊夫·圣·洛朗等传奇设计师让巴黎贴上了时尚文化标签,从此,时尚不再是王室成员华服上的翠羽,而是摇身一变成了街边女郎牛仔裤上的花边。

法国巴黎在时尚界的硬核地位让巴黎的设计师们自发形成了一个更小的“时尚圈”,想要融入这个圈子并不容易,但有这么几位外乡人凭借自己的满腹才华,硬是在巴黎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高田贤三在25岁时拿着一笔拆迁赔偿款远赴巴黎,勇敢地用自己的热情、自由和趣味感染了高冷范儿的巴黎;迪奥首位女掌舵人玛丽亚·嘉茜娅·蔻丽用时尚自由表达自己的态度,首秀上那件著名的“我们都应该成为女性主义者”的T恤吸引了一大票渴望活出真我姿态的年轻人;时尚界的凯撒大帝卡尔·拉格斐则用天赋和勤奋帮助香奈儿起死回生——虽然他并不喜欢别人叫他“勤奋的设计师”,但他的至理名言就是“不工作我会死”。

你觉得时尚圈与你无关?错!

看似小众高冷的时尚圈其实隐性操控着普通人的穿衣打扮,那时尚又是如何诞生的呢?溯源时尚的历史,有几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在18世纪的法国宫廷,时尚开始崭露头角,蓬帕杜夫人和路易十六的断头艳后玛丽·安东奈特将宫廷服饰从巴洛克艺术推向了洛可可的风潮,玛丽·安东奈特还有一位御用裁缝罗丝·贝尔坦专门为王后设计只属于她一人的华服,罗丝因此被认为是高级定制服装行业的元老,也是将“时尚”一词贴上法国文化标签的第一人。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时装业沉寂了几十年,直到1858年,英国设计师查尔斯·弗莱德里克·沃斯与瑞典富商奥托·博贝夫合伙,在巴黎和平路7号开设了巴黎第一家高级时装店“沃斯与博贝夫”。值得玩味的是,这位来自英国的设计师开创了“设计师品牌”这个概念,是他帮助巴黎走向了高定时装之都的道路。不仅如此,查尔斯还是时装表演的鼻祖,他举办了历史上第一个时装发布会,让真人来展示自己设计的服装,找来的第一个模特玛丽·韦尔内后来甚至成为了他的妻子。

其后,法国巴黎便成了高级时装定制的萌发地,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时尚之都。20世纪20年代,时装正式进入摩登时代,加布里埃·香奈儿、克里斯汀·迪奥和伊夫·圣·洛朗等传奇设计师横空出世,时尚不再是王室成员华服上的翠羽,摇身一变成了街边女郎牛仔裤上的花边。

谈及此,你会发现时尚业的发展历程大多和巴黎这座时尚之都息息相关。确实,巴黎孕育了不少优秀的时装设计师,他们可谓全球时尚圈中又一个更小的“时尚圈”,要想融入这个圈子绝非易事,但有这么几位外国设计师凭借自己的满腹才华,让优雅“高傲”的巴黎人也不得不对他们心服口服。

日本设计师高田贤三

国际时尚品牌Kenzo创始人

“时尚就像吃饭一样,你不应该坚持同一份菜单。”

2020年10月4日,日本著名设计师高田贤三去世,享年81岁。他所创立的国际时尚品牌KENZO1993年被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收购,在得知高田逝世消息之后,LVMH集团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通过公司社交媒体发表了声明,他在悼词中说道:“很遗憾听到了这个悲伤的消息。高田贤三为时尚注入了一种诗意般轻盈和甜蜜、自由的基调,这种基调启发了他之后的许多设计师,并始终在KENZO时装屋中被保留下来。”

高田贤三1939年出生在日本兵库县姫路市,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父母经营一家旅馆。1958年,高田不顾家人反对,从神户市外国语大学退学,进入了东京Bunka时装学院,成为这所服装学院招收的首批男学生之一。

对这段经历,高田在2019年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中说:“有人告诉我,日本男人不可能在巴黎的时装界工作……男人是不允许进入设计学校的,19世纪50年代的日本社会不接受具有创造力的事物。最重要的是,我的父母反对我从事时尚工作。”

然而,社会和父母的反对并没有让高田放弃自己的理想。1964年,高田在日本的公寓因为东京奥运会的规划而被拆迁,高田拿着退回来的租金远赴巴黎,开启了自己的异乡时尚探索之旅。

一开始,高田并没有想在巴黎待很长时间,他的设想是最多在这个时尚之都待6个月,因为周围的人都告诉他“日本男人进不了巴黎时装界”,好在他找到了一份手绘师的工作,在之后的5年,高田为高级时装屋和纺织品公司画设计草图,又为时尚杂志绘制插图,同时还推销自己的作品,通过努力向周围的人证明自己的梦想并不是一时兴起。

1970年,高田用自己的积蓄在巴黎开了时装屋,取名为“日本丛林”,并在位于巴黎皇家宫殿北面的薇薇安画廊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时装秀。业内人士都还记得高田的这次时装秀:墙上画满了绚烂的野花,模特并不是十分优雅地款款走动——她们或蹦跳或快走,轻盈而有趣地展示着这位日本设计师头脑中的热情与活力。

这之后,高田趁热打铁,抓住法国《ELLE》时装杂志发掘新人的机遇,成为了Bon Magique品牌的设计师。在他早期的设计中,花卉图、和服和拼接等元素随处可见,这种风格借鉴了“日本艺术中自然元素铺陈”的模式。1976年,高田将品牌改名为“KENZO”,他的品牌不仅得到了巴黎时装界的认可,还吸引了世界各地年轻人的目光,品牌的价格亲民,服饰配色大胆又有活力,与过往的时装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高田的设计风格可以看出,他本人是一个极具热情与趣味的人。在1978年和1979年,他将自己时装秀的举办地点放在了马戏团,他自己骑着大象,其他表演者身着透明制服骑着马,向人们展示服装。美国奢侈品百货公司巴尼斯前联席首席执行官吉恩·普雷斯曼回忆说,这场别开生面的时装秀“是一个传奇,入场券简直一票难求”。

高田贤三的勇敢为日本时装在巴黎打开了展示之门,继他之后,越来越多的日本设计师来巴黎开疆扩土,比如山本宽斋、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等。高田的设计为80年代的巴黎带来了一种新的创造力,他将故乡的日本文化和巴黎元素结合在一起,打造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时尚王国。

意大利设计师

Maria Grazia Chiuri

Dior首位女掌舵人

“时尚不仅仅是你的外表,它更是你的感受和你的想法。”

迪奥(Dior)时装屋在时装界浮浮沉沉70多年,经历了伊夫·圣·洛朗、马克·博昂、奇安弗兰克·费雷、约翰·加里亚诺和拉夫·西蒙诸多设计师掌舵的时代后,在2016年迎来了自己的首位女性创意总监——玛丽亚·嘉茜娅·蔻丽。甫一上任,玛丽亚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是一位女性主义者。

无他,在Dior 2017春夏成衣系列发布秀上,玛丽亚的作品中有一件印有褪色标语的T恤,上面就赫然写着:“我们都应该成为女性主义者(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玛丽亚在用她的时尚作品向世人传递自己的态度。

玛丽亚于1964年在意大利罗马出生,她的母亲是一个裁缝,父亲在军队工作。彼时,由于意大利社会的开放和家庭开支上的需要,玛丽亚家里的女人——包括她的祖母——都需要用工作来养活自己。“我在一个很正常的家庭里,女性找工作、为自己创造未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玛丽亚2020年接受《ELLE》采访时回忆说,“家人们经常强迫我学习,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对他们来说,学习意味着自由。我从来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女孩而觉得我不能去做一件事。”

在担任迪奥创意总监之前,玛丽亚一直与她的好搭档比尔·保罗·皮乔利在一起,两人先是进入芬迪(Fendi),携手打造了当时横扫时尚圈的当季潮流手袋IT Bag——“Baguette”手袋;然后又跳槽到华伦天奴(Valentino),共同成为了该品牌的创意总监。

在华伦天奴任职时期,玛丽亚设计出了一款经典鞋——Rockstud“铆钉鞋”,这款鞋子以性感尖头和密集排列的方形铆钉为标志,明星超模基本人手一双;除了这双鞋子,玛丽亚设计的梦幻仙女裙系列在时尚界也是出尽了风头——裙装的薄纱与刺绣和纹饰在Valentino2016春夏高定秀上混搭得仙气飘飘,十分吸睛。

可以看出,玛丽亚的设计都非常有“女性特质”,她将轻盈和梦幻带入了时尚界,具有一种纯粹的浪漫女性主义设计风格,让彼时陷入困境的迪奥时装屋眼前一亮,向她抛来了橄榄枝。

玛丽亚的女性主义宣言也出现得恰逢其时——随着时代的开放,女性的世界话语权一直在不断提升,各行业女性所占的高层比例也有所增加。新时代女性的价值观在悄然颠覆,玛丽亚鲜明的态度吸引了一大票渴望活出真我姿态的年轻人,帮助迪奥这一经典品牌实现了年轻化,快速地带动了销售增长。

玛丽亚不只是口头喊得响亮,她在迪奥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聘请女性摄影师,她对《ELLE》编辑说:“很多时尚活动都是聘请男性摄影师来拍摄,我认为女性看待另一位女性的方式完全与男性不同,如果迪奥想要‘女人味’,那我想看看女性眼中的女性气质。对我来说,与拥有不同背景和审美品位的女性合作同样重要。”

玛丽亚希望自己的女儿瑞秋去伦敦学习,在那里瑞秋将有机会参加性别研究等领域的课程。玛丽亚自己也一直在读关于性别的书,她身边有许多年轻女性,她乐于倾听她们的意见与想法,在为女性设计美丽的时装时,玛丽亚也为她们提供了表达女性主义思想和价值观的一种手段。

德国设计师Karl Lagerfeld

时尚界凯撒大帝

“不工作我可能会死。”

如果你对时尚界略知一二,那肯定听说过“时尚界的凯撒大帝”这个称号: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时尚界的“劳模”设计师,每年为香奈儿制作8个系列的服装,为芬迪制作5个系列的服装,同时还为他自己的同名品牌做设计。

从1983年担任香奈儿首席设计师后,卡尔从来没有缺席过该品牌的任何一场大秀,他在2012年接受Vogue TV采访时被问到退休计划,但“退休”这两个字好像并不在卡尔的字典里,他甚至说:“为什么我要停止工作?不工作我可能会死,然后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这位“劳模”设计师也诚如他自己所说,一直工作到了最后一刻,去世前还在与芬迪的团队沟通Fendi2019秋冬高定秀。

卡尔1933年在德国的一个小乡村出生,在纪录片《卡尔·拉格斐:孤独的时尚大帝》中,他回忆说自己因为在乡下长大,所以从小就憧憬着大都市,尤其是17世纪辉煌一时的法国——并不是说他有多喜欢法国,只是他的审美和法国这个时尚国度非常贴近。卡尔全家在他14岁时移居到了法国,他在法国完成学业之后开始在巴黎时尚界打拼。

卡尔在时尚界的形象深入人心,他几十年如一日地戴着一副墨镜,因为他“喜欢观察别人,但不喜欢被别人观察”;穿着修身的西装套装——世人皆知他为了穿下最爱的迪奥·桀傲西装,曾在13个月内瘦身42公斤,再也没反弹过;再配上露指手套和坠在脑后的白色马尾,时尚大帝的形象霸气十足。

虽说卡尔的个人穿衣风格十分强烈,但他引领的时尚风潮绝非一成不变。卡尔在1983年入主颓靡的可可·香奈儿时装屋,力挽狂澜,成功复活了这个品牌。彼时香奈儿的创始人加布里埃·香奈儿已去世12年,品牌几乎完全失去了活力,急需找到下一位掌舵人。香奈儿集团主席阿兰·韦特海默找到了卡尔,卡尔欣然接受了这个挑战,但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遭到了外界和公司内部的质疑:他打算抛弃香奈儿之前H廓形的套装,将套装的夹克缩小、裙子裁短,并适当地加入运动和摇滚元素。这与加布里埃·香奈儿的设计背道而驰,但事实证明,卡尔的决定非常正确——他让失去新意的香奈儿重新变得摩登典雅,如今香奈儿已经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奢侈品牌之一。

卡尔的时装秀也为业内人士津津乐道,他热衷于将秀场根据主题打造成各种各样的场景:主题是秋天,那秀场就是铺满落叶的森林;主题是海洋,那秀场就用几百吨白沙在巴黎大皇宫打造一个迷你海滩,模特则光着脚、提着高跟鞋从观众面前走过;他还曾把秀场布置成旋转木马游乐场,香奈儿的各种经典手袋、鞋履和帽子代替了旋转的木马……超市、赌场、餐厅和艺术馆等场景都在他的秀场还原过。

2019年卡尔去世后,他的副手维吉妮·维娅接下了他在香奈儿的工作。Chanel2020秋冬高定秀仍延续了卡尔的风格,巴黎大皇宫被布置成了一座环形图书馆,模特们静默优雅地缓缓走动,仿佛在纪念这位逝去的时尚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