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特展“大余”在京展出,黄永玉《梅花长年》亮相

发布时间: 2021-01-07 10:48:51 | 来源: 北京日报 | 责任编辑:
 

20世纪以来的东方艺坛,闪烁着璀璨夺目的群星。在庚子年的末尾,大千当代艺术中心推出新年特展“大余”,聚焦20世纪以来的东方创作,精选30余位艺术大师代表作以飨观众。昨天(6日),大千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展览出品人高小棋接受记者专访,细数群星佳作诸多看点。

黄永玉《梅花长年》(1998年 148cm×295cm设色纸本镜心)。

命途多舛

吴昌硕三联作从日本回到祖国

此次展览精选大千当代艺术中心馆藏中包括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张善孖、溥儒、张大千、李可染、吴冠中等在内20世纪极具代表性的水墨大师。从齐白石的《群虾图》、张大千的《松山幽居图》,到李苦禅的《荷花》、吴冠中的《山水》,展览以每人一幅佳作的形式,呈现他们独树一帜的视觉形式与东方气质。

有“文人画最后的高峰”之称的吴昌硕,集“诗、书、画、印”四绝于一身,而充分体现其文人气节与精神的《松风图》《竹石图》《梅石图》就在此次展览中集结亮相。吴昌硕幼时常在老家村外小溪边赏梅,后来迁离家乡后,梅花成为他的重要精神意象。创作于1919年的《梅石图》,将枝干的遒劲有力与花朵的清新可爱形成鲜明对比,展示出雄强的笔力。在先生去世后,家人按照吴昌硕遗愿,将其葬于梅林之下。

关于《松风图》《竹石图》《梅石图》,高小棋讲述了一段往事沉浮。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吴昌硕大量作品被日本藏家购得,上述三件作品也到了日本。随着时代更迭,这些日本藏家的子女有不少人因对其中的文化价值不够了解,将其重新流入市场。而这三件作品,便是高小棋与父亲近些年从日本回购而来,其在装裱风格上仍可觅得日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传统印记。

高小棋的父亲1988年在琉璃厂创办了大千画廊,作为其事业的继承者,高小棋自幼耳濡目染,对传统文化有深刻的情感。“如果我们不能让年轻人理解传统文化艺术的价值,可能下一辈的人也一样会把作品卖掉。”时至今日,吴昌硕的作品已经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原则上不准出境”之文物。

首度亮相

黄永玉近3米画作融合中西艺术

展览以黄永玉创作于1998年的巨制《梅花长年》作为尾声。这幅画作是黄永玉创作中罕见的题材,乍一看有着浓浓的中国味,但细看其笔墨技法、大胆的蓝色与红色配色,都体现出对于中西艺术的融会贯通。画家在创作这件长达近3米的画作时已经70多岁,画作此次为首次亮相展出。

画家黄永玉与大千当代艺术中心有着密切的联系,“三千大千世界”巡展便是他于95岁高龄时亲自题字赠名。提起“黄老头”,他的勤奋与充沛的创作力给高小棋留下深刻的印象:“到了96岁时他还坚持一天作画六个小时,他对我说,要想身体好就得干活。”

值得注意的是,展览在很多方面从增强趣味性、拥抱年轻观众的视角去布展。例如展览开篇以投影“科普”了传统中国画卷轴各组成部分的名称,以实物展示仿古生宣、夹宣、熟宣虎皮等不同种类的宣纸。展厅开端展示了艺术家曹雨西创作于2020年的互动影像装置《人工智能山水图》,展厅所设公教区域,则将艺术家何海霞艺术创作过程的手稿做成了“X光片”,观众可在灯箱上仔细观看。

此次展览隶属丝路·新纽带“三千大千世界”巡展计划之一,高小棋透露,在接下来的巡展中,将以更包容的姿态探讨传统艺术,“包括以视频影像的方式,展示东方哲思下的传统和当下的关联。今年我们也打算做一个中国画青年扶持计划双年展,征稿已于去年启动,希望选拔当代优秀国画作品,挖掘、扶持中国当代优秀艺术家的艺术创作。”

据悉,为确保观众安全游览参观,大千当代艺术中心已严格落实防疫要求,做好馆内限流措施。展览将展出至2021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