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的最后一天 给20岁的自己写一封信

发布时间: 2021-07-08 14:19:24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责任编辑:
 

今天是我39岁的最后一天,下午和朋友聊天,忽然感慨,20岁的我见到如今的我,不知道会怎么想。如果可以穿越时间,真想给20岁的自己写封信。那就写吧

你好哇。

我还记得20岁的你哦,你在为情所苦。快20岁的时候,你写了一篇《快二十了》,很感动自我,打电话读给单箭头的男同学听,他也是好性子,居然听完了。文章充满了各种挖空心思想出来的比喻,每句都有小心思,像个开屏的孔雀,“看我啊,看我啊,我多有才华,我多聪明,我是值得爱的啊。”

后来你会知道,你觉得重要的东西,他人没有义务配合你也觉得重要。后来你会明白,要这么求的,就是不会成的。你会痛苦一段时间,但别着急,过几年,你会理解这一点,再过几年,你会真正接受这一点。

等你40岁的时候,面对爱情,就会彻底躺平了。你会发现一切都不再新鲜,但不新鲜也没有什么,只要是真实的,就还值得享用。而最重要的变化,是你会彻底明白,爱情只是依附于你自我之上的一小部分而已,它的成功或失败,并不能定义你人生的成功或失败。

你和父母的关系总处不太好。你会着急逃离家庭,想要自由的同时又发现自己也依赖父母给予的现实保护。你为自己的怯懦羞愧。你为人生中所有错误的选择寻找责任人,非常方便地,总是甩锅给你的父母。

大概要到快30岁,你这个过于漫长的青春期才会终于结束。你会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任何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你会学会和父母相处的方式,你认识到他们是你人生的起点,是你无法摆脱也不必摆脱的背景,而你孝顺他们的方式由你自己选择,正如你的人生要由你自己选择一样。

终于,你承认你爱他们,他们也无疑爱着你,可能比你爱他们要深得多。你学会了强硬地划一条线,线内的一切不可商量,线外的,都由得他们。

你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因此非常财迷。二十来岁的时候,你订阅各种时尚杂志,沉迷于买衫、买包、买鞋,渴望自己成为《欲望都市》里的Carrie。25岁的时候你还做过一次傻事,在某个化妆品柜台被柜姐冷眼了,气不过,买了一大堆并不想要的东西,只为了报仇一样地欣赏她脸色的变化。

这事情做得太傻了,傻得我记到现在,偶尔仍然会拿出来提醒自己:一个不自信的人可以愚蠢到什么地步,妄想用钱来买到她并不需要的虚假尊重。

你是个努力工作的人,运气也不差,你没有过穷日子,你会拥有自己的车、自己的房,会有一柜子包、两柜子鞋和满出来的走入式衣柜。

但你会知道,拥有这一切并不会让你变得快乐多少。你会有好几年不开车,走路、公交、共享单车、滴滴,你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开车,你喜欢一个人走很长的路,只为了享受漫长的走神。

你最终明白,安全感不是钱带来的。钱的确可以解决生活中很多的问题,但那些最核心的问题,恰好是钱无法彻底解决的。

你会想通,能够让你定义“你是谁”的,永远都不可能是外在的标签,不是开什么车住什么楼盘用什么品牌的护肤品挎什么包。

20岁的你总想讨好所有人,想和所有人成为朋友。忙着和一些人成为知己,忙着和另一些人割席,忙来忙去,只为了在人群中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

你在大学毕业那年生了一场病,你以为自己会瘫,甚至会死。有那么一段时间,身边的几乎所有人都继续着他们的生活,而你在父母的陪同下辗转于医院,等待检查结果,等待治疗方案,时间对你来说暂停了。

你应该感谢那场病,它没有要你的命,它好像什么都没要,它只是让你比同龄人更早地知道了,你随时可能离开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离开你,不会有任何不同。

这之后,你决定活得自我一点,哪怕那个“自我”不让人喜欢,人生苦短,先喜欢自己。

你不再轻易失去好朋友。对于交际圈中经过多年时间仍然能够保留那几个人,你变得宽厚大度,大家都是人,每天一堆破事追着,彼此能给个好脸色,不容易了。

你相信如果遇到什么事情,有那么几个朋友,随时可以借钱给你,你心中也有那么几个人,如果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你甚至愿意卖房子借钱给他们。

你会发现,你最爱的运动,慢慢变成只需要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慢跑、游泳、踩椭圆机、散步、拉伸(你甚至在39岁的最后一个月解锁了劈叉)。

人生滋味,无法确切描述,大概像是台风天躲在家里喝热汤吧,窗外是青灰色的天空,风起云涌,呼啸而过,但你相信房子不会塌,日子总会继续,此刻不妨当是一场奇遇一般的风景看着。

据说人老的一大征兆是开始回忆过去,开始给出忠告,那么你是老了。但好消息是,此刻的你仍然认为人生还有很多好事情会发生,你对未来保留无限好奇和斗志。

你不相信“四十不惑”,你对人生仍然有很多疑惑,其中一些可能让你未来摔跟斗,另外一些可能让你得到新的进步,天知道呢。

在39岁的最后一天,你收到的月季叫“探险者”,你觉得这花太适合你了。你不怕这样的老了。谢谢你20年来的努力,让你成为了现在的我,接下里的日子,我也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