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2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 生活频道 详情

吟诵度曲成长之路

中国网 |    发布时间:2022-04-22 12:05 |

章珊珊:自述从跑调大王到度曲快手 ——我的吟诵度曲成长之路

“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已是中年老母的我自从高中学过归有光《项脊轩志》,就对“珊珊可爱”这个词念念不忘了。虽然人长得不怎么可爱,但是因为自己名字有“珊珊”二字,于是后来QQ名,微信名,全明K歌,各种昵称都干脆用到这个被人看起来不像名字自己却感觉很亲切的名字。

我是有二十年教龄的语文老师,是一个音乐的门外汉。打小缺乏音乐细胞,高中本来因身材标准入选校舞蹈团,可是踩不到扭秧歌“十字步”的节奏被刷下来;后来广播操比赛合不上音乐的韵律又成为唯一被刷下来的一个。乐理就更不用说了,不识简谱,更不认识“蝌蚪文”,唱歌跑调还浑然不自知。直到二十多年前上大学中文系选修了声乐课,老师实在受不了我的跑调,就在我张嘴唱歌时让全班停下来,以免被带跑,同时让大家鉴赏一下什么叫跑调;或者在全班唱的时候单叫我闭嘴,好叫我仔细听听不跑调的歌声是多么美妙。可惜我被特殊对待了还是听不出自己跑调和别人不跑调的区别,于是在草草上了一学期就落荒而逃了。

令我都没想到的是,二十年后的“跑调大王”在全民K歌里唱了四百多首歌,拥有六百多个粉丝。而且这四百多数首歌有一百二十多首是自己度曲创调的,说通俗一些就是自己作曲的。

我一直当我的语文老师,并没有改行学音乐教音乐,怎么就作起曲来了?而且我作曲还相当的快,少则三五分钟,多则几天的茶余饭后,一首曲子就出来了。偶尔我外出讲课,经常被不明底细的人认为我是音乐老师客串的。自从我唱起了自己度曲的歌,就再也没人说她跑调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原调是什么。

我在音乐方面的“逆袭”完全得益于横跨音乐和文学的吟诵。吟诵是中国古代读书法,根据自己对古诗文的理解和一定的规则把古诗文唱出来。我也算是在语文一线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教师”,对古诗文的理解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又跟着华锋教授、徐健顺教授等众多吟诵名师学习多年,通过吟诵就更加深入理解诗歌中的中国文化精神,这样我通过吟诵法度曲创调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我度曲的第一首诗歌是伯夷叔齐的《采薇歌》。伯夷叔齐反对武王伐纣以暴易暴隐居首阳山,宁可饿死也不食周粟。临死时吟下这首气息奄奄又意志坚定的绝命诗:

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

以暴易暴兮, 不知其非矣。

   神农虞夏忽焉没兮, 吾安适归矣。

   吁嗟徂(cú)兮,  命之衰矣。

我根据依字行腔依义行调虚字拖长的方法只消几分钟就吟诵了出来,再稍微调整一下,就有了下面的调子。

(《采薇歌》音频http://kg.qq.com/share.html?s=Z1LKB1Z7RRj6gZxn

江西九江一中的一位老师要排诗歌诵读节目,让我帮着把黄庭坚的《水调歌头 游览》唱出来。我还从未读过这首词,就百度了下,这首词通过抒发一次春游的感受,表现了鄙弃世俗的清高和放浪形骸之外的飘逸和潇洒。虽然也流露了词人徘徊在入世与出世之间的矛盾心情,但仍不失豪纵之气。开篇首句两个入声字和“i”微微开口的韵字,给了我幻化“桃花源”的灵感,十几分钟,整首词就吟诵下来了。第二天又调整了下,就给九江老师发过去了。

水调歌头·游览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水调歌头 游览》音频http://kg.qq.com/share.html?s=m_fOj_mA-F6ZDmSq

不久,喜讯传来,这首词的吟诵节目获得整个九江一中诗歌诵读比赛一等奖。

这给了我很大信心和动力,对吟诵度曲也更有兴趣。以后但凡有人不管亲疏远近希望我能编个吟诵调,我都有求必应。

一天下课,一个学生说:“老师,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您不会编了吧?这是外国诗。”我就一中午都溜达在人来人往的学校过道里,旁若无人的哼哼着,到了下午第一节课时间,我如获至宝,喜滋滋的回到办公室,到了晚上,我就把吟诵音频发到学生群里了。这首吟诵还非常受学生喜欢,看样子,只要是诗歌有韵律都可以用吟诵度曲呀。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音频http://kg.qq.com/share.html?s=iruwQriPvYA06ifT

全民K歌一个对不上号的粉丝留言:“怎么找不到《雨霖铃》呢?”这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像超逛市找一圈嘀咕一句:“怎么找不到鸡蛋呢”。说者可能无心,但听者有意,不过也难住了昵称为“珊珊可爱”的我。《雨霖铃》是柳永的名作,要怎样才能吟诵出那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哀伤婉转啊!我也几年前就琢磨度个曲,怎奈就是没有灵感啊!现在有人点名要《雨霖铃》,不能再拖了呀!也许是有志者事竟成,当天晚上竟然电光火石一闪,“寒蝉凄切”一句的调子就出来了,剩下的就是按照平长仄短入短韵长的规则像拉一根丝带似的扯出来了。我是长沙人,方言里保留有入声字,所以对入声韵的词比较有感觉,到第二天下午,我练了几遍嗓子,就把这首《雨霖铃》吟诵录到全民里了。尽量满足几百个粉丝的需求,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督促。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音频http://kg.qq.com/share.html?s=_m87Dm_Ktuqn5_Tl

我度曲很快,最大的受益者应该是我的学生了。从初一到初三,我把部编语文教材上的古诗文几乎都吟诵下来了,如果有现成的受学生欢迎的调子,我就现学别人的调子再教学生;如果没有现成的好听好学的调子,我就毫不犹豫自己度曲创调。一般来说,因为我本人音乐修养不高,编不出特别复杂的调子,但是这类型的调子却很好学,也好听。学生也就是在语文课上就学会了,语文课上歌声悠扬,轻松愉快高效。到了初三,我的学生分散到各班,但是大家还是表示因为所学古诗文是吟诵的,所以到复背复默时毫不费力。

    有一首《关雎》本来学的是刘琴宜老师的调子,但是刘老师本人听了说我跑了百分之九十的调,已经可以算是我的原创了。然而这首跑调《关雎》到处演出,请军乐队老教授配钢琴曲,人家也没觉得有任何违和。本来二十多年来我对当年大学声乐老师还有点小心眼儿:是不是对我有成见,所以故意打击我说我跑调?现在看来,老师是很客观的。但跑调大王从此在自度曲的路上越走越远。

吟诵成为了我的一种生活习惯。就像过去走路唱歌吹口哨一样,现在我也是开车唱,走路唱,做饭唱,看起来蛮那么“珊珊可爱”的。我的学生也是一样,游学唱,参观唱,候车唱,坐车唱,有的学生甚至睡觉前必须哼上两曲才算结束这一天。

别看我有些“不务正业”,但是有了吟诵的辅助手段,我的语文课讲得令人耳目一新。不仅学生喜欢,而且频频获得海淀区和北京市的一等奖。可以说我的整个气质甚至人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且学且教,且吟且行,度曲快手珊珊可爱将在诗歌吟诵中一路高歌,在吟诵教学之路上继续探索!


来源:转载

作者:北京市海淀实验中学

责任编辑:子芮

热点关注

镜头面前